文档名:如何看人均GDP超1万美元  作者:zszhc  
发布日期:2014/5/20  浏览人数:15057

如何看人均GDP超1万美元

zszhc



来源:浙江省统计局

  2012年,浙江生产总值34606亿元,按美元兑人民币年均汇率16.3125计算,约合5482亿美元;按年均常住人口5470万人计算,人均GDP约合10022美元。人均GDP1万美元,表明浙江经济发展站上了新的平台,向着“两富”现代化迈出了坚实一步,为实现“两富”现代化提供坚实的经济基础。人均GDP达到1万美元,从地域发展阶段看意味着什么?笔者谈一些粗浅的认识。

 

  一、人均GDP达到1万美元来之不易

 

  浙江人均GDP跨入上千美元门槛是1996年,自建国以来花了47年时间;人均GDP从上千美元达到上万美元水平,只经历了16年。而世界平均水平从上千美元上升到上万美元花了38年(从1973年到2011年),新加坡和韩国均用了18年,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的拉美国家用时较长,如墨西哥花了37年。

 

  虽然人均GDP并不等同于人均GNIGNI是从收入角度衡量经济总量,而GDP是从生产角度衡量经济总量。但人均GDP与人均GNI有着紧密的联系,从省一级角度看,可以理解为GNI等于GDP与来自省外以及国外的净要素收入之和。虽然省域级别并不测算GNI,我们依然可以参考世界银行关于高低收入国家的分类标准(见表一)。按照2000年划分标准,2012年浙江进入高收入国家和地区行列,即使是按照最新的2010年划分标准,也已经跨入上中等收入国家和地区,并基本接近高收入门槛。若按购买力平价计算,浙江省则早在2006年就达到1万美元的人均水平。根据UBS(瑞士银行)世界区域经济调查机构公布的中国截止到20063月中国大陆各省区按购买力平价的人均国民收入显示,浙江人均GNI12355美元,是中国大陆最富裕的省份。

 

表一  世界银行分类标准(人均GNI美元)

 

 

1990

2000

2010

低收入

<=610

<=755

<=1005

下中等收入

611-2465

756-2995

1006-3975

上中等收入

2466-7620

2996-9265

3976-12275

高收入

>7620

>9265

>12275

 

  (一)人均发展水平的快速提升,主要来自于浙江经济持续保持快速增长。浙江经济快速增长的过程中,1997年和2008年的两次金融危机给经济发展带来了较大的压力,人均GDP的提高并非一帆风顺。从1979年以来的33年发展历程看,浙江经济年均增长12.7%,期间经历了3个发展周期。第一个周期是从封闭走向开放,时间段为1979-1992年,经济总量从157.75亿元增加到1375.7亿元,年均增长12.6%,把握住了短缺经济时期的先发优势。第二个周期是高速发展阶段,时间段为1993-2001年,经济总量从1925.9亿元增加到6898.3亿元,年均增长13.7%。借助邓小平南方讲话的春风,乘势而为加快发展,比上一个周期加快1.1个百分点。期间,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带来了一定影响,但是影响程度并不深,经济增长速度虽有所回落,但仍保持在两位数的增长。第三个周期是进入全球化阶段,时间段为2002年以来,浙江经济总量从8003.7亿元增加到2012年的34606亿元,年均增长11.9%。期间,2008年的国际金融危机带来了巨大冲击,虽然2008年当年经济增速10.1%仅比1998年的10.2%低了0.1个百分点,但在全球化背景下,经济危机的影响是具备蝴蝶效应的,是被放大的,持续时间更长,影响程度更深。特别是浙江经济对外依存度高,金融危机影响以前的2007年对外依存度达到了71.7%,其中出口依存度为52.0%。因此,世界经济的变化将更加深刻的影响到浙江经济的复苏速度。从2008年后的四年时间来看,除了2010年经济增速是两位数的增长速度外,其他3个年份增速均只有一位数。可以说,在经历了两次危机影响后,浙江还能用较短的时间达到人均GDP上万美元,是非常不容易的。

 

  (二)人均发展水平的提升快慢与人口发展速度密切相关。据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资料,2010年浙江常住人口中,省外人口为1182.4万人,占21.7%2001-2010年十年间净增加813.5万人,几乎相当于一个海南省人口(867.1万人)。外来人口在为浙江创造GDP的同时,也摊薄了人均GDP。若按照户籍人口计算,2012年人均GDP将达到11444美元,更接近高收入国家标准。同时,观察流入人口与流出人口的受教育程度,发现省外流入人口的平均受教育年限比流出省外人口低了1.0年。其中,高中及以上文化程度比重低了15.6个百分点,流入人口的受教育程度明显低于流出省外人口。在知识创造财富的时代,可以说这样的人口净流入状况对提高浙江人均GDP水平起到的作用并非都是积极的。

 

  (三)人民币兑美元升值为实现人均GDP上万美元提供有利条件。折合美元计算的人均GDP必须考虑汇率变化因素,且人民币对美元升值因素影响不可小觑。1979年以来,美元兑人民币年均汇率从1985年的12.941994年贬值为18.622000年汇改以来,人民币兑美元升值逐年加快,2012年已增值到16.31。若按汇改前2000年的汇率(8.28)计算,2012年浙江人均GDP7641美元。也就是说,人民币升值直接增加人均GDP2381美元,占比高达23.8%

 

  因此,美元计价的人均GDP是一个非常综合的指标,不仅包含经济发展的成果,也是人口变迁等社会发展的综合反映,同时也包含国际汇率变动影响。

 

  二、人均GDP1万美元意味着什么

 

  通常来说,人均GDP水平的高低反映了当前地区经济发展阶段的定位。人均GDP达到1万美元,对于一个国家或地区,表示该地区已基本完成工业化。在20世纪80年代,世界上主要发达国家和地区先后达到人均GDP1万美元水平。人均GDP1万美元发展阶段后主要发达国家和国际大都市的经济社会均有趋同的发展轨迹:从生产为主向消费为主转变,从工业为主向服务业为主转变,从劳动密集型向知识密集型转变(胡鞍钢)。作为一个省来说,浙江省已经达到人均GDP1万美元,基本接近高收入发达国家行列,可以说当前是工业化已经基本完成,正加速进入后工业化时代,将加快由工业为主向服务业为主、生产为主向消费为主、劳动密集型向知识密集型转变的步伐。

 

表二  主要发达国家和地区人均GDP

人均GNI分别达到1万美元的起始年份

 

 

人均GDP

人均GNI

购买力平价人均GNI

美国

1978

1978

1980年以前

日本

1981

1980

1982

英国

1986

1987

1983

法国

1979

1979

1981

德国

1986

1979

1981

新加坡

1989

1989

1984

韩国

1995

1995

1993

中国香港

1988

1988

1984

 

  数据来源:世界银行数据库

 

  当前,浙江“退二进三”、投资消费协调拉动经济增长格局基本形成。2012年,第三产业比重达到45.2%,虽然仍低于二产50.5%的比重,但与二产之间的差距正在不断缩小。三产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已达到51.1%,超过二产3.4个百分点。经济增长正由主要依靠投资出口拉动向消费、投资、出口协调拉动转变。按支出法计算,除2008年,近十年来资本形成总额和最终消费合计占GDP92%96%,且消费率和投资率比重相差不到3个百分点(除2000-2002年)。内需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明显增强。2012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13546亿元,相当于GDP39.1%,人均消费品零售总额为2.5万元。人均GDP上万美元后,三产比重提高速度将进一步加快,居民消费结构将发生显著变化,消费层次将由基本生存型向发展型转变,生活品质将进一步提高。

 

  随着产业重新布局、产业结构调整优化,要素资源的流动配置也将相应发生变化,其中,资本的流动变化最为显著。在工业化后期,经济发展进入资本经济阶段,对外投资增加,跨国经营增多,利用国际资源创造财富的能力增强。从浙江外来资本看,外商投资始于1980年,大量涌入在20世纪90年代,时间上与发达国家在上世纪80年代末人均GDP跨入上万美元时期、从工业转向服务业的时期相对接。1984-2012年,浙江利用外商直接投资累计1117亿美元。世界500强在浙投资建厂增多,引资规模持续扩大。至2012年底,累计批准154家世界500强投资企业443个,投资总额223.5亿美元,合同外资87.4亿美元。2012年,浙江省平均单个项目合同外资规模1319万美元;新批总投资1000万美元以上项目615个,投资总额365.5亿美元,合同外资198.1亿美元,分别占总数的38.5%99.7%94.0%。因此,处于工业化后期的浙江经济,走出去步伐也是明显加速。近十年浙江累计对外投资141亿美元,年均增速达到54.2%2012年,浙江省经审批和核准的境外企业和机构共计634家,投资总额47.5亿美元,增长27.2%,其中中方投资额为38.9亿美元。对外投资合作由单个项目建设逐步向区域化、集群式模式稳步发展。境外经贸合作区建设取得阶段性进展,跨国并购成为对外投资新亮点,2012年,并购项目63个,并购额7.1亿美元;增资项目112个,增资额12.5亿美元。

 

  浙商资本经济的理念十分强烈,从上市公司的数量和市值规模可以得到印证。2012年,浙江省在境内的上市公司已达246家。其中,新上市23家,23家上市公司实现再融资,合计融资300.5亿元。境内上市公司和中小企业板上市公司家数均居全国第二。

 

  虽然浙江人均GDP跨入1万美元大关,接近高等收入国家水平,但仍需警惕掉入“中等收入陷阱”。特别是在当前国际经济走向不明确,国内经济中速发展的背景下,如果不能顺利实现发展战略和发展方式的转变,将导致新的增长动力特别是内生动力不足,经济长期停滞不前,社会经济快速发展中积聚的问题会集中爆发。

 

  三、人均GDP1万美元下发展的不平衡性

 

  人均GDP上万美元并不能完全代表一个地区的发展水平,特别是居民人均实际拥有的收入水平。2012年,城乡居民收入分别为3455014552元,换算成美元,则为54732305美元,分别仅相当于人均GDP54.6%23.0%。因此,在光鲜的数据下,对其含金量要有客观的认识,才不会沾沾自喜。

 

  (一)区域发展差距大。浙江的空间环境决定了生产GDP只能在一个狭小的地域里。按照空间布局,优化发展和重点发展的陆域面积大约3万平方公里,仅占陆地面积的29%。区域发展差距较大,2012年,11个设区市人均GDP上万美元的有杭州、宁波、嘉兴、绍兴、舟山等5个市。人均GDP最低的温州市仅为最高的杭州市的44.8%26个欠发达县(市、区)和山区面积较大的地区,经济发展困难仍较多。2007年确定的111万户低收入农户人均纯收入从2007年的不到2500元增加到2012年的6260元,与浙江省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相比差距依然较大,仅有平均水平的43%

 

  (二)城市化水平还不够集约。浙江是实施城市化较早的省份。1998年,第十次党代会提出“不失时机地加快推进城市化进程”;2006年,省委省政府出台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城市工作走新型城市化道路的意见》;2011年,浙江省城镇体系规划(2011-2020)》被批准实施,明确了建设杭州、宁波、温州、金华-义乌四大都市圈的目标。国际经验表明,人均GDP在一千美元以上,城市化率达到30%时,城市化进程将会加速推进,当城市化率超过70%,城市化进程停滞或有下降趋势。浙江自1996年跨入人均GDP1千美元门槛,城市化率从1995年的32.6%迅速上升到2012年的63.2%,年均提高1.8个百分点,仍处于相对较快的发展阶段。但浙江的城市化表现在地理空间上是低集聚、高分散的城市化 [1],表现在人口结构上是松散的、流动的城市化,表现在社会结构和地域文化上是无凝聚力的、脆弱的城市化。这样的城市化格局是不稳固的,与真正意义上的城市化是有差距的。当前反映城市化水平的数据主要表现于人口的集聚,外来人口流入是推高浙江城市化的重要因素,净流入的人口基本在城市参加生产劳动、经营和生活。如果外来人口本地化和农民市民化问题不得到根本解决,不增强城市产业功能,加快地域文化建设,让外来人口和农民在城市内落地生根,找到自己的价值以及归属感,未来实施新型城市化任务依然十分艰巨。

 

  (三)消费率不高。随着工业化进程的推进,消费率呈现从高到低、再由低到高并趋于相对稳定的∪型变化趋势。从近30多年来看,消费率最高为1981年的65.98%,最低为2008年的45.8%。自1993年以来,浙江消费率和投资率变化相对稳定,除2000-2002年消费率增长较快,其余年份消费率均在45-49%之间波动。目前来看,浙江的消费率还处于∪型的底部、水平相对偏低的阶段。虽然从人均GDP上万美元角度看,浙江基本接近高收入发展国家行列,但是从消费率水平来看,与国内其他省份相比,浙江的消费率不算高。2011年,浙江消费率为46.5%,投资率仍达45.6%,消费率不仅低于上海、广东、安徽、江西等地,也低于全国平均水平(49.1%)。与20世纪80年代主要发达国家和地区跨入人均GDP上万美元时的消费率相比,也是偏低很多(见表三)。

 

表三  主要国家和地区消费率水平(%

 

 

1980

1990

2000

2010

2011

美国

80.2

83.7

83.3

88.7

88.9

日本

68.9

66.6

73.4

79.0

81.1

英国

79.9

81.9

84.2

87.0

86.7

法国

78.1

79.2

79.1

82.9

82.2

德国

79.5

76.9

77.4

76.9

76.7

新加坡

62.0

54.9

54.0

49.5

50.9

韩国

76.1

63.6

66.6

67.9

68.5

中国香港

65.7

64.3

68.0

70.7

72.6

 

  数据来源:世界银行数据库

 

  (四)公共服务水平低。人均GDP上万美元,公共服务水平却没有同步发展,特别是社会保障、医疗服务和老龄化服务能力。多数公共服务制度覆盖基本完成,但整体服务水平还远远不够。如农村五保和城镇“三无”对象的集中供养基本实现全覆盖,农村养老保险实现制度全覆盖,重度残疾人托(安)养率也已经达到80%以上。但是,2012年浙江省城镇和农村低保对象标准金额分别为477350/月,均低于城镇居民10%和农村居民20%最低收入户的生活性消费支出水平;城乡居民社会养老保险基础养老金最低标准调整到80/月,但对于无收入的老年人来说也是杯水车薪。医疗服务水平低,且城市农村之间医疗资源严重不平衡。2012年,每千人医院床位数为3.21张,低于中高等收入国家3.67张(2009年)的平均水平。农村居民特别是低收入农村居民医疗保健方面的支出比重依然较高,2012年低收入农户的医疗保健支出费用在食品支出之外,列第2位,占全部生活性消费支出的13.3%。浙江老年抚养比偏高,2012年为12.79%,高于中高等收入国家11.53%2011年)的水平。养老负担特别是社会养老的比重以后还会继续增加。观察发达国家老年扶养比水平,经济发展水平越高、平均期望寿命越长,相对而言老年扶养比重越高。2011年,美国老年扶养比为19.96%,英国为25.57%,日本为36.93%,韩国为15.89%。当前以“居家养老为主、机构养老为辅”的社会养老模式进一步增加了年轻劳动力的家庭负担,在一定程度上是社会效率的损失。

 

  四、新平台下加快发展的思考

 

  干好“一三五”,实现“四翻番”,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两富”现代化的目标已经明确。从四个翻番来分析,人均GDP翻番的难度相对较大。2012年,浙江人均GDP比上年增长7.7%,增速比上年提高0.5个百分点,但仍低于前十年(2002-2011年)年均增速2.9个百分点。“前有标兵,后有追兵”,标兵越来越远、追兵逐渐赶超,江苏和内蒙古人均GDP分别于1999年和2012年超过浙江,且浙江与江苏的差距在逐年扩大。因此,即使浙江已经站上人均GDP1万美元的新平台,经济社会发展的压力依然不小。

 

  未来一个时期,世界经济低速、需求减弱、发展不平衡不可持续可能常态化、长期化。同时,我国经济发展从整体上也已经从高速发展转向中速发展、就业相对充分、核心CPI适度的发展态势。在此发展环境下,浙江经济发展何如转型,实现高质量的科学发展,值得认真思考,笔者认为需要做好“四个强化”:

 

  一是工业产业选择的地域性优势必须强化。也就是说,浙江制造产业的优势产业和优势发展的地域必须明确,按照“国家四大战略举措”的布局,未来可形成的优势产业是什么,重点是必须加快具有产品设计研发优势地位产业的发展。

 

  二是城市化的产业基础必须强化。没有产业基础的人口集聚是脆弱的、无序的。引导服务业有序发展,从制造密集型转向服务密集型发展,确保劳动力的充分就业,推动服务型经济发展。

 

  三是公共服务的统筹性必须强化。现代化的重要标志是公共服务统筹公平均等。当前,浙江公共服务均等化的理念已经形成,并作为“全面小康六大行动计划”进行实施,从制度覆盖层面已经迈出了一大步,但城乡统筹差异还很大,社会保障、医疗保险等群众最关心的领域,保障水平还比较低,教育、环保、食品安全、公共安全等民生问题还需要花大力气规范治理。

 

  四是去除行政界线、推动区域发展的体制机制必须强化。行政区划不应成为区域发展的障碍和产业重叠的理由,也不应成为区域竞争的代价,应当以产业集聚发展为重,形成品牌推动经济发展,提高浙江产品的话语权和竞争优势,使浙江成为科学发展和转型发展的引领区、示范区。

 

   [1]吴可人,“提升都市区及中心城市功能的思路与对策”,《改革与发展研究》,2013116

 

  (作者:王美福 冯淑娟 浙江省统计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