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名:就业形势总体稳定 就业瓶颈仍需突破——舟山市2018年三季度农民工监测调查情况分析  作者:住户调查处  
发布日期:2018/10/25  浏览人数:1226

就业形势总体稳定 就业瓶颈仍需突破——舟山市2018年三季度农民工监测调查情况分析

住户调查处

就业形势总体稳定 就业瓶颈仍需突破

      ——舟山市2018年三季度农民工监测调查情况分析

舟山调查第100

 

三季度舟山市农民工监测调查结果显示,期内农民工就业人数有所减少,但总体保持稳定,收入水平稳步提升,社会保险参保率进一步提高。同时,年龄结构老化、就业技能普遍缺失、就业稳定性不足等问题仍需引起重视。

一、农民工调查样本基本情况

2018年三季度,舟山市农民工监测调查共80个样本住户,181个常住人口。其中,户口登记在本乡镇范围内的本地人口占93.3%,农业户口占74.6%,三季度从业人数占54.1%,比上季度下降5个百分点。从性别结构看,男性住户占比52.5%,女性占比47.5%,其中农民工群体中的女性占比为31.2%,比上季度下降5.8个百分点。从受教育水平看,农民工群体中小学文化程度占34.4%,初中文化程度占36.5%,高中及以上文化程度占25.8%,比上季度提高1.4个百分点,农民工文化教育素质正逐步提高。

二、农民工就业主要特点

(一)三季度农民工就业人数有所下降。调查显示,三季度农村劳动力就业总人数93人,比二季度下降8.8%。其中,从事本地非农就业67人,外出就业26人,分别比二季度下降2.9%16.1%。农业生产者和流动就业人员的减少是季度间农民工人数下降的主要原因。

(二)农民工就业全部集中在二三产业。受农业生产者季节务农影响,三季度农村劳动力就业全部集中于二、三产业,其中第二产业从业农民工占农民工总数的48.4%,比上季度增加了0.4个百分点;第三产业从业农民工占农民工总数的51.6%,比上季度增加了1.6个百分点。从行业分布上看,本地农民工在制造业、建筑业这两个行业的占比较重,分别占了本地农民工就业人数的18%29.8%;外出农民工主要集中于建筑业和批发零售业,占外出就业人数的34.6%19.2%

(三)农民工收入继续保持增长趋势。三季度,舟山市农民工月均收入总体保持增长趋势,其中本地非农务工从业人员月均收入为5203元,比上季度增长8.8%;外出就业人员月均收入为4560元,比上季度增长0.6%。分行业看,建筑业、批发和零售业、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公共管理、社会保障和社会组织是舟山市农民工收入相对较高的几个行业。

(四)农民工社会保险覆盖面进一步扩大。调查显示,181位常住人口中,仅3人未参加医疗保险;其中,在符合养老参保条件的163人中,养老保险投保率为89%,比上季度提高了4个百分点。在农民工群体中,医疗保险参保率已达100%,养老保险参保率为91.4%,比上季度提高了5个百分点,参保覆盖面进一步扩大。

三、值得关注的问题

(一)农民工老龄化未得到有效缓解,从而拉低就业质量。调查显示,三季度农民工平均年龄在49周岁,其中60周岁以上占农民工总数的26.8%,比上季度减少了0.6个百分点,比去年同期提高了9.8个百分点,老龄化趋势显著。从年龄结构可以反映农民工生活就业的方方面面,年龄是直接影响其就业生活质量和收入水平高低的关键因素。因此,有效解决农民工老龄化问题实际上就是在降低就业流动性、提高劳动报酬、加强劳动技能等方面作出努力。

(二)农民工就业结构尚待优化,就业技能掌握不足。调查显示,相较于在三产分布的相对分散,农民工在二产全部集中于制造业和建筑业,但基本上是以在船厂、机械厂和建筑工地等传统行业领域中打零工为主,就业层次不高。另外,农民工的技能培训相对欠缺,技能证书拥有率极低,拥有与当前职业相关的技能等级证书的农民工占农民工总数的16.1%,拥有与当前职业相关的技术职称人数占农民工总数的9.6%,职业化、专业化农民工欠缺。

(三)农民工就业人员变动频繁,就业稳定性不佳。农民工的就业稳定性由自身技能掌握程度、行业发展前景等诸多内外部因素影响决定,而就业人数的增减则最能直观体现出就业结构的稳定程度。调查显示,三季度农民工比二季度减少8.8%,农民工占季度就业总人数的比重比二季度减少0.4个百分点。一方面,农业生产者受季节影响,原先二季度务农生产的三季度闲赋在家,这部分农民工除了务农,并没有从事其他工作,单一的工作结构使他们收入很不稳定。另一方面,流动性就业造成就业结构不稳定。调查数据显示,三季度从事所有工作时间少于2个月的农民工占农民工总数的20%,他们的工作时间不固定,工作地点不固定,工作的薪资也大都根据市场浮动,因此工作的稳定性不能保证。

四、相关对策建议

(一)不断完善社会保障体系,提供更优质的就业服务。农民工年龄结构老化既是必然趋势,所考虑的问题应更多着眼于如何最大程度保障农民工后续养老问题上。完善医疗保险制度,使基础医疗向险种更加齐全、报销比例更高、统筹力度更大的优质医疗过渡发展。针对历史遗留因素导致的部分老龄农民工未参保养老保险和当下农民工收入不能负担起养老保险缴纳的情况,应该致力于研究制定针对该群体的养老保险制度,特事特办以有效解决问题。其次,要向老年农民工提供更优质、便捷的就业服务,解决老年农民工获取就业信息碎片化、虚假化、复杂化等问题;免费提供法律援助,帮助其在合法权益受损的境况下拿起法律武器维护自身权益。

(二)进一步加强技能培训,助推就业结构升级。针对农民工专业技能普遍欠缺的情况,企业、行业协会、政府多主体承担,多渠道提供就业技能培训机会,健全完善更精细、严格的人才培养体系,提高从业门槛,倒逼从业者注重自身技能掌握和获取;鼓励企业从企业内部培养挖掘人才,制定一套系统完整的人才养成计划,日常化开展符合岗位需求的技能培训;政府除组织技能培训外,要从宏观层面出发,致力于淘汰落后产能,给传统行业注入新的活力,着力培育新兴行业,引导农民工向优势产业聚集。

(三)充分调动一切就业力量,促进农民工家庭增收。女性是农民工家庭增收创利的薄弱环节,调查显示,在农民工群体中女性占比仅为31.2%,其劳动潜能尚未完全激发。一方面要营造良好的社会舆论氛围,鼓励女性平等就业,更好体现其社会价值。另一方面也要给有意愿就业的女性农民工提供就业机会和渠道,帮助更多女性走上工作岗位,有效缓解农民工家庭经济压力,改善农民工整体生活面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