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名:温州龙湾 张旭都:关于加强城中村改造区域经济普查登记工作的几点思考  作者:  
发布日期:2019/1/28  浏览人数:389

温州龙湾 张旭都:关于加强城中村改造区域经济普查登记工作的几点思考


2017年,温州市完成城中村改造整村签约85个、整村拆除83个,在全省城中村改造考核排名中位居第一。其中温州市龙湾区城中村改造综合排名居全市第一、全省第二,2017年完成23个整村(区块)签约,20个整村(全区96个村)完成拆除。2018年,随着城中村“清零”工作和土地出让速度加快,区域实际地貌变动速度更快,“年初是村庄,年中变平地”、“岁首是荒地,岁末建高楼”等现象更为普遍,城中村改造区域经济普查工作在登记过程中将碰到诸多困难。

  一、普查登记中遇到的困难与问题

  (一)建筑物拆除,现场找不到普查底册单位。在正式登记之前,按照统一部署,龙湾区从20189月开始对所有普查对象进行单位清查,并将清查数据上报验收,由国家经普办统一导入普查底册资料,但由于拆迁持续推进,底册资料到正式登记时,已经出现较大变化。比如我区2018年启动的城中村改造和工业园区收储,9月清查登记还人来人往的建筑物,到12月份多数已是一片平地。这些拆迁区域的普查对象,在正式普查登记阶段,将会遇到较多的原址已拆,但又没有搬迁的普查对象,这部分普查对象的归属建筑物,是否按照清查定位的建筑物进行登记?

  (二)普查对象搬迁关停,沟通联系不畅。在拆迁过程中,区域内的企业搬迁、停业、关闭,部分企业找不到新经营地址成了“口袋企业”。这些普查对象现场已经找不到,只能依靠普查员电话联系,掌握企业最新动态,确认是否搬迁、停业。从前期清查经验来看,搬迁、停业的普查对象配合程度较低,个别普查对象对经济普查工作十分抵触。在清查时,普查员电话询问搬迁到哪里,一些清查对象就拒绝回应或者仅提供大致区域,少数对象更是多次挂断电话。在第四次经济普查中,非一套表单位涉及报表至少有4张,属性指标、数据指标众多,电话询问难以做好登记工作。同时,普查对象人员不在现场,pad上签字确认也是一个亟需解决的难题。

  (三)跨区域流动,造成本地普查员大量流失。村两委干部因城中村改造任务重、压力大,本身就因为拆迁工作与村民之间产生一些隔阂,不愿意参与经济普查工作。一些熟悉当地情况、有普查经验的人员因拆迁外迁,不在本街道居住或者跨区县租房居住,也不愿意参与本村的经济普查工作。这就造成各街道选聘的普查员多数为外来户,对本地情况不熟悉,特别是针对拆迁的区域,新的普查员不掌握拆迁之前的情况,与企业人员交流起来也比较困难,容易漏登、错登。

  (四)未经营单位及个体经营户集中注册,造成普查对象甄别难。由于各地拆迁补贴标准各异,部分村民认为注册经营单位可以多拿拆迁补偿款。一些可能被列入城中村改造村的村民扎堆在住所地注册公司、个体户,导致一些普查区出现大量疑似的注册未经营单位。这些新注册单位待普查员上门询问是否有经营时,因担心普查结果会作为拆迁补偿发放依据,坚称有实际经营活动,给普查员判断是否需要登记带来很大甄别难度。

  二、几点建议

  (一)优化特殊区域经济普查登记方案。一是建议国家、省普查机构及早研究出台城中村改造区域经济普查登记工作具体要求,明确已灭失建筑物的底册单位可以登记在原址。二是建议放宽已关停单位和“口袋企业”pad端签字确认要求,通过普查对象电话、网络联系确认的,可由普查员代签并做好备注。三是建议明确现场无办公迹象的“皮包公司”、疑似注册未经营的有证个体户登记认定标准,是以普查对象口述为准,还是参照税务部门资料为准。

  (二)提高普查对象联系渠道有效性。一是完善部门数据实时共享机制。充分调动经济普查领导小组成员单位及相关部门力量,整合各部门资源,为普查提供更加详实的资料,特别是各主管部门掌握的联系电话,提高联系成功率。二是充分利用街道前期排摸成果。涉及工业园区收储与产业升级改造的街道,一般都掌握园区内拆迁企业负责人及财务人员联系方式,可以有效用于登记阶段的核实登记。

  (三)加强经济普查宣传引导力度。一是通过多平台宣传经济普查工作,在公交站台、地铁站、机场、商业广场、交通主干道路口等区域加大广告投放力度,让更多的普查对象了解经济普查、支持经济普查。二是进一步重视经济普查法制宣传工作,向全社会通报典型统计违法案例,为经济普查营造良好的法治氛围。

  (四)提升普查员队伍匹配度。一是严格落实各级分担负责普查经费的要求,着力改善普查员薪酬待遇,高薪聘请本地优秀普查员,有效解决外聘普查员“人生地不熟”的问题。二是培养专业普查、调查员力量。二是深化普查指导员制度。针对普查区内本地人员不愿担任普查员的情况,深化“1+X”普查指导员制度,由普查区内报账员或者熟悉本地情况的人员担任指导员,对外聘普查员的工作进行组织、指导、检查、质量控制,及时处理好疑难单位的登记工作。